那一年那一月那一日

Stephen 生活日志 2016-06-02 23:36:42

夜是最孤独的了,一个人伫立在那里,茫然而不知所错,我闭上双眼,仿佛全世界的黎明被吞噬了。

那一年,我试着去寻找曾迷失在风中的记忆,那里或许藏着最为真实的自己,我寻便空气存在的每一个角落,在人世间最安静的地方,去倾听记忆对我的呼唤,我在这里盼着它,或许它也同样在那个我不知道的地方期盼着我。

那一月,我躺在一个荒唐的梦里,分不清你我,辨不清方向,什么都似曾相识,却什么都未曾见过,一切只是自己的思想在作怪,一切只是虚无,虚无的世界里什么都有,但什么都不曾属于你,包括自己。

那一日,我站在了山巅之上,望见了长江,望见了长江水下倒映的街市,星光点点,孤灯隐隐,望断了家乡,望断了家乡的月,望断了归途,我本该属于哪里?我该回到哪里去?我是风的孩子,我终将会化成风,和风一起在空中跳舞?

月的那端,有谁人在呼喊,谁人在想念,我应声而答,全世界的人都听不见。我难道已被尘世隔离,这茫茫人海,我将回到哪儿去?哪儿才是我的家?哪儿才有我的影子,我的记忆?哪里才藏着最真实的自己?

夜,日渐苍老;月,消失了原有的光泽;路,更迷茫了。


分享

评论


心若浮沉,浅笑安然 06月03日 回复

我闭上双眼,仿佛全世界的黎明被吞噬了。